最後更新:

  • 2019年12月18日

寶城大樓事件簿

【元凶系列】 
案發日期:1982年8月3日/2009年5月25日
龍城廣廈兩雙屍
人寰慘劇再重演


九龍城,今天已逐漸被重建與規劃,不過它曾是香港頗有歷史價值的地區之一。
保留着的,有位於馬頭涌「宋王臺」的紀念石碑,其事蹟可追溯到七百多年前的中國南宋。
説近一些,又有俗稱「城寨」這塊地方,也算是香港其中的一個傳奇。
「城寨」即「九龍城寨」,原名其實是「九龍寨城」,經已拆卸,遺址是今天的「九龍寨城公園」。
「城寨」歷史亦不遑多讓,由中國的清朝開始,經過多番波折,逐漸成為香港一個無政府狀態的貧民區,除了是黃、賭、毒的犯罪溫床,有「三不管地帶」之稱,即香港政府不敢管、英國政府不想管、中國政府不能管,其管轄問題非常複雜。

再看看九龍城區未被拆卸的建築物,也有特色。
因為鄰近是從前的啟德機場,樓宇高度受到相當嚴謹的限制,通常只在五、六層之間。
當年鬧市之中,居民舉目而望,一架一架的飛機在天上漫遊的奇景,今天已不復存在。

歷史説罷,便講講奇案,地點就是昔日「城寨」咫尺之遙的寶城大樓。

被遺忘的兇案
寶城大樓位於石鼓壟道21-25號,1967年入伙,樓高十三層,以當年九龍城地段來説,算是一座很高及龐大的廣廈了 (圖01-02),單位數目有132個,屹立於沙浦道及太子道東的交叉位,依區域來説,應納入九龍城與鑽石山或黃大仙之間。

1982年,寶城大樓發生了一樁兇殺案,今天也許少數仍居於九龍城區的老街坊,依稀還會記得。
那年8月3日,正值盛夏,炎熱的天氣幾乎把人都溶化了。
下午五時許, 婦人蕭若仙 (50歲) 剛好在九龍城街市賣了菜,她汗流浹背的朝往寶城大樓那邊走去,是要探望兩位乾親,分別是她的誼母及誼父。
蕭女士每隔一星期便來到這裏,給兩名長者弄飯及料理家務,非常照顧。

可是,這天倒有點不尋常,因為蕭女士在9號室敲門良久,都沒人應門。
幸好她持有該單位的鎖匙,於是便啟門入內,詎料一股寒氣撲面而來⋯
只見一個人形物體倒臥廳中地板,被毛氈覆蓋着,僅露雙腳。
蕭女士心感不妙,驚恐之餘,還是硬着頭皮把毛氈揭開,駭然發現眼前人正是誼母-她頭部有明顯傷痕,身旁有少量血跡,但已凝固,推其不動,呼之亦沒反應,看來已經斃命。
張惶失措的蕭女士喊了幾聲「救命」,之後跑出單位,直奔大堂,通知保安員報警求助。

下午六時,大批警員到場調查,發現單位內物品頗為凌亂,而倒臥廳中地板的老婦,經法醫初步檢驗,證實已死去超過一天,遺體並沒有刀傷,死因是被硬物擊斃 (如鐵鎚之類)。
不過令人驚訝的是,屍體旁邊有一帖血字條,寫着:「阿波,你都有今日啦!」
字體頗為潦草,據説是用血寫成的。
「阿波」是何許人?依蕭女士之解釋,正是其誼父的別稱 (即女死者的丈夫)。
警方知道後大為緊張,立即在兇案單位內作地氈式搜索,看看會否發現「阿波」的屍體,同時亦嘗試尋找兇徒作案時之兇器,可惜什麼也沒有發現。
問題是,「阿波」究竟身在何處?會否被兇徒擄走了?
警方及探員作多方面去推想,暫時沒有定論。
由於室內一片凌亂,更有被搜掠跡象,而女死者手中的玉鐲也不翼而飛,刧殺的可能性非常明顯。
因為單位內只有兩位老人家居住,女戶主既已斃命,男戶主「阿波」亦告失蹤,所以沒法盤算被匪徒劫去的款項數目。

不過,案情似乎不會這麼單純。
警方人員發現,案發單位的鐵閘及窗口戶並未遭人撬毀之痕跡,行兇者估計不是外來的人;而屍體旁邊的血字條「阿波,你都有今日啦!」這句 (圖10),更有宣洩仇恨的意味,兇手應該跟死者的丈夫熟稔。
然而,關鍵人物「阿波」仍然下落不明,警方並沒有氣餒,繼續留守現場作更詳細的觀察及搜證,希望找到什麼頭緒。

不料,晚上九時過後,案情有戲劇性的發展。
一名探員突然大喊起來,用手指着窗邊的露台説:「你們過來看看,這裏有古怪!」
那個位置一個僭建的鐵籠花架,主要是擺放盆栽或洗濯衣物後曬乾的地方。
幾個同袍立即衝上前察看,只見一包東西,上面鋪滿其他雜物。
這包東西被捆扎得圓圓的,乍眼看來彷如一個「裏蒸糭」,體積不大。
邏輯上,一個成年人被扎成這種模樣,是有一定難度的 (碎屍則另當別論)。
警方把雜物移開後,小心翼翼將包裹解開,果然是一具男屍,而且是完整的。
把屍體鬆綁,露出了容貌,蕭女士急忙上前辨認,證實是其誼父無訛 (即之前女死者的丈夫)。
法醫檢驗後,發現男死者身上傷痕跟女死者吻合,但傷勢較多,同樣沒有刀傷,兩者之死因都是被硬物擊殺致死,不過男死者的斃命時間較女死者早幾小時。
兩名受害者伏屍的地方都沒有血跡,只有少量沾在屍體上,並已凝固。

至此,住在單位的兩名事主 (夫婦關係) 都證實被害了,是一宗雙重命案,為當年度第五十八及五十九宗的兇殺案。(圖03-08)

環願周遭環境,警方推斷兇徒超過一人,而且在單位內逗留了好幾小時,並將地上血跡抹得乾乾淨淨,同時把屋內物品胡亂弄遍一翻,莫非要製造刧殺假象,意圖轉移警方的追查方向?
可是,殺人後留下之血字條,卻有仇殺之嫌。
兇徒的行徑,教人摸不着頭腦。

由於男死者身上僅穿着睡衣內褲及赤腳,警方估計他在案發時是獨自在家,兇徒 (應該是相熟之人) 叩門探訪,入屋之後把其殺害,他是案中第一名遇害者。
而正當兇徒處理屍體及善後工作之時,男死者之妻突然返家撞破,在一不做二不休的情況下,把其滅口;但亦不排除有人刻意等待女死者歸家,把她一併殺害的。
以上只是警方的推測。

另外,有街坊提供資料,説女死者最後露面時間為8月2日上午,她正離開寓所出外買菜。
以此推論,兇案應該在8月2日上午至下午的時段發生,即兩名死者均死去一日以上。
驗明正身,兩名遇害者分別是陳波平,72歲,其妻洪雲芳,71歲。(圖09)
他們住在寶城大樓三樓9室,已有十幾年,是自置物業。
死者夫婦同是汕頭人,於二十多年前由大陸來港,育有兩子一女,仍居大陸汕頭,大部份已經婚嫁,且有子孫和外孫多名;另外女死者有一弟婦居於美東邨美東大廈;而揭發本案的蕭女士是老夫婦的誼女,住在美孚新邨。
換句話説,兩名死者在香港並沒有至親。
蕭女士説:「他們都是虔誠的基督徒,更是潮語浸信會的執事,兩人心地極好,人緣甚佳,應沒有開罪什麼人⋯」
「不過,夫婦最近在做『生意』的時候,被人騙去數萬元,之後便宣告退休,賦聞在家,兩老相依為命。」
警方沿着死者夫婦的生活習慣、人脈關係方面作嚴密偵查,希望找到點線索。
據了解,父婦自大陸來港後是做毛織產品批發,至數年前改業做台灣水產生意,並設有公司。
有人指兩名死者是「水客」,經常往來港台之間,訂接海產,懷疑因私吞一筆金錢而遭對頭人找上門殺害。

那究竟是被「騙去金錢」,抑或是「私吞金錢」呢?
若是後者,因私吞金錢而被殺,案情便顯得非常棘手,因為不僅涉及台灣這地方,也不排除跟那邊的犯罪集團有關。

遺憾的是,本案結局僅止於此,往後再沒有相關報道或跟進,一如上世紀七、八年代的眾多兇殺案一樣,既沒下文,也懸而未決。

兇事記錄
不妨再説説寶城大樓,這個地方死於非命的事故,其實也有幾宗。

2005年11月17日,獨居於十一樓某單位的45歲姓鄧男子,他是一名病態賭徒,靠借貸度日,終導致「妻離女散」,更欠下三個月房租,走投無路之下在家中燒炭自殺斃命,身旁留下三封遺書,分別給家人、警方及女房東。
姓徐女房東是當天上門追討租金的時候,揭發此事。(圖13)

2008年11月20日,晚上九時三十四分,十三樓x室發生火警,上址有一名46歲姓陳男子陳x昭獨住,據説有精神問題,鄰居稱他為「垃圾屋主人」。
當消防員接報到場破門入內,發覺單位內雜物堆積如山,彷如「垃圾屋」,火警被撲熄後,在廁所內發現事主,已亳無反應,送院證實不治。(圖13)
起火原因是假天花電線短路引起。

不過更慘烈的事故,於2009年5月25日上演,是一宗倫常慘劇。
晚上十一時二十分許,一聲巨響,把寶城大樓底層的住戶都嚇倒了,紛紛往窗外一看,見一男子倒臥地上,鮮血一湧而出,非常駭人。
推斷這個「空中飛人」是這座大樓的住戶,由上層飛躍墮下,伏屍在三樓平台之上,由於沒有通道直達該處,需要動用消防車雲梯,把屍體移至街上,並用帳篷遮蓋。(圖14-15)

透過大樓保安員及住客的協助下,認出死者正是這裏的住客,警方在屍體身上搜出一束鎖匙,便動員登樓前往死者所住的十樓某單位作調查。

可是叩門良久,沒人應門,警方就取出由死者身上搜出的鎖匙開啟,發覺大門被人從內反鎖,根本不能打開,於是通知有關人員破門入屋。

不料門一打開,盡入眼簾的竟是滿屋血跡,包括地板、椅子及窗簾上。
一個女屍伏在地上,背靠梳化,頭部完全爆裂,腦漿溢出,身上及雙手有數不盡的刀傷,可見行兇者殺人的時候已接近瘋狂。
由於女死者狀態極為恐怖,連見慣大場面的探員亦不忍卒睹。
此外,屍體旁邊遺下三件物品,都染滿血,相信就是兇器,包括斷柄的鐵鎚、菜刀及利銼。
據九龍城區刑事總督察孫華興稱,屋內並無撿獲遺書,案發單位睡房窗門打開,窗前有一張接凳及一對拖鞋,不排除有人行兇後,畏罪跳樓自盡
警方把案件列為兇殺及自殺案處理,而兩名死者將會安排在日內驗屍,確定死因。
驗明正身,兩名死者分別為70歲的唐友定,及其妻崔少琼,72歲。(圖16)
這對老夫婦結婚五十年,居於寶城大樓也有四十年光景了,究竟有什麼事情,讓他們同年同日,以血和死作終結?
唐友定為上海人,身材異常矮少,卻娶了較他年長兩歲,身形高大的崔少琼為妻,他們育有兩子女,均能成材,成家立室後便移民外國了。
唐友定婚後染上不良嗜好,除了酗酒及好賭,更「包二奶」,他一度遷出寶城大樓在外居住。
對這個無可救藥的丈夫,妻子崔少琼惟有忍痛離開香港移民加拿大,跟在那邊定居的子女一同生活,並取得了國籍。

不久,唐友定被人騙去所有金錢,非常潦倒,無奈地回到寶城大樓獨居,並在附近的「寨城公園」當管理員,生活勉強可以維持,這樣又過了數年時光。

遠在他國的妻子,從朋友口中得知丈夫之處境,暗自難過,心腸便軟下來,打算回港跟老伴共享晚年。
誰料這個決定,卻為一場血腥的結局,埋下伏線。

破鏡重圓本是好事,不過唐友定並未因此珍惜這份夫妻情誼,性格反而變得更為偏激,嗜杯中物更為厲害,平日與人交往總是推推撞撞及對駡,「死醉貓」之名不脛而走,坊鄰懷疑他患有精神病及躁狂症,彼此關係十分惡劣。 
反之,他的妻子崔少琼卻贏得街坊一致好評,説她是一位和藹可親的長者,做事爽朗不會計較,不時還幫手照顧鄰居的嬰兒。

崔少琼最後露面的時間是案發日晚上八時許,鄰居見她如常在寓所內進出,並無異樣。
警方推斷她在八至九時的時間內遇害,相信是在床上休息的時候被丈夫擊殺,至於案發起因及當時情況,沒法得知。
鄰居亦沒有聽聞任何爭吵或打鬥聲,只在十一時二十分左右,聽到案發單位內有人驚叫一聲,之後街外便傳出巨響,那就是伴屍兩小時的唐友定攀𥦬躍下,撒手人寰的一刻。
夫妻再相逢,竟在奈何橋,哀哉。(圖17)

這案不禁令人勾起上文1982年發生的夫婦雙屍案。
「阿波」被埋屍的花槽平台,二十幾年後,唐友定殺妻後跳樓自盡又墮於該處,老街坊都說有點邪門。
同一廣廈兩雙屍,一宗懸案,一宗倫常,四名死者同是年紀相若的老夫婦,令人唏噓。

有關寶城大樓的兇事記錄,擱筆於此,未知可有遺漏。
香港地少人多,環境擠迫,建築物都是密密麻麻,同一樓宇發生多宗事故,意外又好,人禍也好,實在不稀奇,人間慘劇處處有。

所謂靈異、迷信、邪門之説,只要為人正大光明,於心無愧,其實什麼也不必怕。
文:元方
海報設計:豹魁
圖01:九龍城的寶城大樓,石鼓壟道21-25號,曾發生兩宗雙屍。 (山寨行動組拍攝,2020-04-14)
圖02:寶城大樓 (山寨行動組拍攝,2020-04-14)
圖03:1982-08-04,工商日報。
圖04:1982-08-04,大公報。
圖05:1982-08-04,工商晚報。
圖06:1982-08-04,華僑日報。
圖07:1982-08-04,華僑日報。
圖08:1982-08-04,華僑日報。
圖09:兩名遇害者分別是陳波平,72歲,其妻洪雲芳,71歲。
圖10:1982-08-04,華僑日報。
圖11:1982-08-05,大公報。
圖12:1982-08-05,華僑日報。
圖13:(左) 2005-11-18,文匯報。45歲姓鄧男子,疑不堪受欠債及婚姻破裂的打擊,在上址燒炭自殺身亡由上門收租姓徐的女業主揭發此事;(右) 2008-11-21,文匯報。
圖14:2009-05-26,蘋果日報。九龍城寶城大樓慘劇,跳樓男子伏屍平台(箭嘴示)。
圖15:2009-05-26,蘋果日報。涉殺妻後跳樓男子的屍體自平台移至街上,被帳篷遮蓋。
圖16:2009-05-28,蘋果日報。女死者崔少琼(小圖)遭鐵鎚重擊致死,兇案現場可見大灘已乾涸的血迹(箭嘴示)。
圖17:九龍城寶城大樓慘劇案發示意圖。男事主與妻爭執,以菜刀、鐵鎚等襲擊她,令她重創死亡;殺妻伴屍兩小時後,疑畏罪從住所睡房窗口跳樓自殺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